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张凯磊发长信宣布学霸君“倒下”,理想的乌托邦终究没走进现实

“今天的结局,一定不是张凯磊想要的。”

来源|网易教育

文|孙颖莹

图片来源|pexels

在这个新年的深夜里,学霸君创始人兼CEO张凯磊在其个人微信朋友圈给了这几天学霸君身陷的“资金链断裂、濒临倒闭”的传闻一个正式的回应。这份回应,也彻底为学霸君长达8年的创业史画上了一个句号。

“奔跑了8年的学霸君还是在2020年的冬天倒下了,我们的学霸君1对1和优学小班要歇业了。”张凯磊说。

张凯磊在回应信中坦言,在这份信写下的前一刻,他刚刚接完最后一个潜在投资人的电话,因为估计暴雷以后的道德风险,不能投钱了。“我知道,最后的外部援助没有了,听完没有说一句话,把电话挂了,把灯关掉,开始给你们,每个学霸君亏钱的人写这些话。”

他难掩自责,“这几天躺在床上,想到花了这么多钱还没找到一条发展道路,我就觉得就不应该睡在这里,就应该呆在监狱啊。”

如同网易教育在学霸君被爆“疑似资金链断裂、或倒闭之时”之时的发文所言,这是一家在长达4年的时间里,没有靠外部融资而是靠自己内生造血撑到现在的企业。

这一求生意志,也让张凯磊信中“除了少数机构是恶意跑路之外,绝大部分的机构都是经营碰到了问题,需要的是时间解决”的说法多了几分信服力。

因为工作原因,曾亲自采访过张凯磊两次。一次是2018年10月,一次是2019年5月。

当媒体与企业在对话的时候,后者的话术里往往会带有PR(公关)的成分,也就是你能采访到的信息多半是对方想要你获取的信息。

但在采访中,张凯磊总是会很直接地告诉你“我们没做出什么,就不要聊业务了吧,等真正做出点什么东西的时候,我们再主动谈业务”。“我们就谈谈创业感受吧”,而他也确实不愿意谈关于业务的事情。

2019年的那次采访开场,他甚至直接坦言自己正处于迷茫混沌之中。这不是一个合格的“pr者”该对媒体说的话,但他说的毫无顾忌。

“我不知道其他人怎么跟你讲,或许每个人都跟你讲意气风发,但我觉得在线教育的发展不是驶向主航道,而是驶入迷茫之海。”

这是他对过往几年创业史的总结,也似乎成为了今天走向“退出”这一结局的伏笔。

张凯磊坦言,2013年当一批批在线教育公司涌进K12赛道的时候,他们的初心很简单,通过技术对传统线下辅导方式进行变革。

“但现在五六年过去了,线下依旧活得好好的,反而是原来想要革命的人现在已经沦为被革命的对象了。”

“你可以这么讲,就是说叫未来是美好的,前途是曲折的。”

“但是这反过来也留下了一个思考,就是说到底未来会是什么样子,所以我觉得这是进入到迷茫之海。”

“我们动不动号称互联网化,或者说号称智能化,但这里面有个很核心的东西是,能够完全改变过去教育方式的东西,它并没有work。”

“我们做了很多工作,但是我们认为都不够革命性。就是你可能感觉是说我们这个时代的教育需要一个特斯拉出现。”

他不觉得这是一种惨,他更愿意把这些种种思考归为他的忧患意识。这或许也可以反映出一种性格,相对于直接认输,他更是那种愿意付出努力、改变困境的人。

“开心跟焦虑是两个独立的东西,我很开心于我在干这件事情,我很开心于我们能够去做这些我们以前从来不敢想的事情,但我依然很焦虑,我只是觉得目前做的还不够好。”

总有人说,做互联网教育的人,没点情怀真的撑不下去、也做不出点什么成绩来。

这种情怀,在张凯磊身上体现的同样很明显。

很多人会觉得学霸君与作业帮、猿题库共同作为当年题库大战的获胜者,如今却走向不同的两种结局,是因为选错了路子,如果选大班课就不会是今天这个结果。

但其实,选在线1对1是张凯磊命中注定的答案。

因为从入这行开始,他想做的其实就一件事:完全由技术驱动的一种教育新体系,即能够不断贡献最好的内容,能够通过自行匹配和诊断更好地教授学生。1对1显然是最能干预个性化、针对性的场景。

只是在这个过程中,他很难逃掉的一个现实是他的想法理念或许太过于先进,不管是技术手段还是用户市场,都尚且不够成熟。

“现阶段,教育企业要理性的看到并且承认AI的不足,将其用在AI能够做好的环节上,而不是一昧的吹捧AI万能。”

“千万不要觉得在线教育今天很普及,远远不是饱和,还有大量且干的事情。”

而另一个残酷事实是:公司活下去需要商业化能力,需要现金流。

的确,题库大战的时候不需要考虑盈利问题,凭借技术驱动就可以挥舞胜利旗帜,但走到商业化变现的节点下,仅仅有技术显然不行。这也是为什么张凯磊将公司从技术驱动型转向业务驱动型的原因,当然这也就有了后来的为公司植入销售基因、发起“百日大战”的故事。

(注:百日大战是指为了解决公司植入销售基因之后与过去文化价值观冲突而造成的内部矛盾。2017年5月,张凯磊要求学霸君全公司上下,不论产品、技术全部深入一线做销售打电话,并在当天总结打电话的感受和改变;运营伙伴则去做老师或客服,促进核心团队对业务的理解。)

“资本市场还是更喜欢强销售型公司。作为技术型公司得努力熬下去。技术需要时间生长,所以一开始也得用强销售的打法。在和平年代,文明能一统天下,但是在蒙古草原,成吉思汗还是靠着野蛮攻占了大半个欧亚大陆。所以,首先我们得活下去。”

可以肯定的是,此前学霸君在做的这种1对1的模式,仍旧不是张凯磊想要的。这种理想与现实之间的矛盾,或许日日夜夜存在于张凯磊的每个战略动作和思考之中。

他也只能尽其所能地在这条路上行走。“还好我们有一块坚实的陆地(业务),可以让我们一点一点往前走,然后每往前走一步都比原来要好一点。”

但逃不开得是,他总要为现实低头,为现实妥协。

他悄然探索的小班课、大班课、少儿课程,或许都是迫不得已的求生路径,只奈何现实的竞争实在太过于残酷,这些路径既没有送他去往自己想要变革的方向,也没有为公司的存活发挥支柱性的作用。

“你好像能够非常清晰地看到长时间来说,一定是在线会赢,但是问题是足够长的时间会把我们所有人都拖死。”

这是他一年前的论断,却不幸成为了对今天的预言。

最后希望如张凯磊信中所言,其将安置好员工老师和为家长找到承接的课程,极力挽回一些损失。

(文章部分素材援引自在在多知采访素材)

相关阅读:

学霸君被传破产,当年题库大战获胜者倒在在线教育红利之年?

附张凯磊长信内容:

作者:孙颖莹

(责任编辑:孙颖莹_NB19008)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亚洲365bet平台_新足球网址大全_各大足球网站最新地址 » 张凯磊发长信宣布学霸君“倒下”,理想的乌托邦终究没走进现实